磷肥

2021-12-07 10:45:04 作者:磷肥

  磷肥来自磷肥

柳勇躺在床上,紧紧地握着拳头。

“这个疯婆娘!”



这个柳勇,真是狗改不了吃屎。

这会儿听到自己亲弟弟说出这么难听的话,柳婷哪里还受得住?

她在此刻,完全爆发了。

“你这个臭小子,怎么跟你姐说话的?什么叫做伺候知府大人,你可别把我当成你在外面怡。”

柳婷气得全身都在抖,她已经很久没有被气成这个样子了,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还是她的弟弟。那什么桃儿,不要再叫她过来,你要找,出去找你的花姑娘,这府里的人,都是知府大人的下人,而你,可不配。说出去,他柳勇的面子往哪儿搁?

柳婷听到柳勇的话,更是气得浑身发抖。

难怪柳勇会看上这个桃儿了,这种类型的姑娘,可不就是这种男人的心头好嘛?

柳婷摆了摆手,让桃儿下去干活了。

真是可笑。楼姑娘,尤其是你那之前劳什子,叫做什么蔷薇的?依我看,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,也就你整天当成心肝宝贝的哄着!”

柳婷气得,一张红唇噼里啪啦的,就吐出了这么一些话语来。红院了,你当真以为她这么干净呢?人家背地里做什么,你压根儿就不知道,也就你这种蠢货,才会相信那种女人说的话!”

“蔷薇怎么可能会骗我,她有什么理由骗我!还有,你今天来这里究竟有什么事情?难不成是来看你弟弟的笑话吗?我现在变成这副模样,难不成跟你没有丝毫关系?你就是存心来气我的是吧?没什么事情,能不能劳烦你出去,你去知府大人面前,他会乐意看你演戏,我可不乐意!”

柳勇一把拍在旁边的小桌子上,力度之大,在上面的瓜果都滚落了好几个,从床边“扑通”一声落在了地上,滚到了床底下去了。种罢了!”

要说柳婷平日里的战斗力也是不差的,她在苏晚卿这儿吃了这么多的亏,又被知府大人嫌弃了好几次,心里积的怨气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。

虽然柳婷是他亲姐,但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,只能依附着知府大人才能活。

不管怎么说,她这般说话,没有任何的恶意,柳婷也就没往心里去了。阿勇他虽然性子鲁莽了一些,但本身底子倒是不坏的,你也不用担心,这个事情本夫人会给你一个交代的。

柳勇浑然不觉自己此刻的模样究竟有多骇人,他径自嗑着瓜子,柳婷怀疑他下一秒都要哼起小曲儿了,哪里有半分病人的模样?

听到柳勇说的话,柳婷更是气得肩膀都微微颤抖了。而他呢?他可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,犯不着听一个女人的话。

“谢谢夫人,太谢谢夫人了!您的大恩大德,桃儿一定没齿难忘,大人能够找到夫人这般善解人意的解语花,想必大人一定很高兴,奴婢祝夫人和大人百年好合。

柳婷忍无可忍,狠狠地一踢门,直接撞门而入,愤怒的喝道:“什么柳勇哥哥,你真是愈发的没皮没脸了,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?我是你姐!不是什么桃儿!”

里面的柳勇似乎被柳婷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加上门被突然打开,一个人影出现在面前,他半晌才有反应。这个小姑娘,未免也太容易满足了吧?

虽然这个桃儿提起了知府大人,让柳婷想起方才在知府大人书房内受的气,多多少少让她有些不高兴。但桃儿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更何况,她对自己和大人的祝福也是真心实意的。”

那桃儿听完之后,大眼睛顿时一亮,频频躬下身子道谢。

“哦,原来是姐啊,你来这里做什么?不用去伺候知府大人吗?”

柳勇这会儿正懒洋洋的躺在床上,旁边还支了个小桌子,上面摆了一些瓜果,他这会儿正在嗑着瓜子,脸上包得厚厚的一层,只露出一个嘴巴,一个鼻子,还有两个眼睛。从明儿开始,你就不用过来了。

柳勇一听,顿时就不乐意了,这个女人平日里教训自己也就算了,怎么这会儿还扯到蔷薇头上去了?

对于柳勇来说,蔷薇的确是他的一朵解语花,善解人意,性子又乖巧听话,对他照顾总是十分周到。

“你这个女人懂什么?你瞧瞧你,浑身上下,哪里有半分贤淑的模样?你跟蔷薇根本就没法比,人家温柔可人,善解人意,你呢?你凭什么说她,我看你是吃饱了撑的吧?”

柳勇虽然脸上有伤,但他嘴巴如今已经可以自由活动,听到柳婷这般说,他心里也不高兴了。身,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好姑娘。

半晌,里面传来了柳勇的声音。毕竟这个姑娘看起来年纪也不大的样子,常年呆在这洗衣房中,柳婷琢磨着她也没接触过什么外人,不懂得人情世故,所以这副天真烂漫的模样,也很正常。

不过眼下,更重要的,可不是这个事情。哎呀,奴婢太高兴了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“行了行了,你叫桃儿是吧?今儿个既然你遇到了本夫人,本夫人自然也不会坐视不管。但如今却离开了怡。贱的青。”

柳婷说完,狠狠的一摔门,径自离开了。

柳婷走到柳勇的门前,伸出涂得通红的指甲,敲了敲门。身,都进怡。

柳婷忽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,她转过身,走到门前,复而回过头来,冷冷的说道:“我今天是来警告你,如果你还想继续拥有现在的生活,你最好夹紧尾巴做人,不要让我发现你在这府里搞事,就算是洗衣房的丫头,也不是你能动的。

这会儿听到柳婷提起来,柳勇就更不舒坦了。

这个女人,居然一直都是这样看待自己的!既然如此,他何必还要顾虑这个女人?

“好啊,这些才是你的心里话吧?你说我瞧不起你,那你呢?你自己说说看,你瞧得起过我吗?总是在知府大人面前装大方装乖巧,实际上呢,骨子里也不过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!我真是看透你了!”

柳婷都要被柳勇给气笑了,他这话说的,感情现在一切还成了她的错了?

“柳勇,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良心!”柳婷愤怒的大喝,声音尖锐。

“是桃儿吗?你怎么又回来了,是不是心里惦记着你柳勇哥哥呢?”柳勇的声音虽然还有一些虚弱,但油嘴滑舌的本性,倒是一点儿也没变。

“你——你敢这么说我?”

柳勇第一次听到柳婷说出这番话,顿时愣住了,半晌,他才指着她,眼中带着一丝不可思议。今儿个若非她在这里,她都不知道,自己的弟弟在这府里究竟有多么肆无忌惮,感情他真以为自己是个大爷呢?

柳婷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没有搭腔。平日里柳勇素来天高地厚惯了,也愈发的不将柳婷放在眼里了。她看着桃儿离开的背影,这般想到。”

听到柳婷这般诋毁自己心里的姑娘,柳勇更加不乐意了。

“你出去,这里是我的房间,这里不欢迎你。

柳婷看着面前的柳勇,忽然觉得这个弟弟是这么的陌生,他居然敢对自己这般肆无忌惮的说话,一点儿也不顾及她是他姐姐,以及她的感受!他居然还敢说自己是演戏,她这些年来这么努力,为的是什么?

柳婷冷冷一笑,指着他说道:“柳勇,你听听你方才说的这些是人话吗?我这么多年来费尽心思,我为的是什么?你敢说,若不是因为我,你能有本事呆在这知府里?你能睡在这么大的房间里,还有自己独立的院子?你这些东西,全都是靠你姐得来的!怎么?这会儿尝到了甜头,就以为自己蛤蟆升天了是吧?别忘了,这一切,都是我努力挣来的,跟你半点关系都没有!这会儿瞧不起你姐了是吧?你不过是一个靠着女人又瞧不起女人的孬。”

桃儿眼里都是亮晶晶的笑意,仿佛随时都要溢出来一般,即便是柳婷都感觉到了她发自内心的快乐。贱的身份,她也配?”

更何况,柳勇的意思,外面一个ji女都比她这个亲姐姐好,这对于柳婷来说,简直就是一种极致的侮辱,她怎么能够忍受?

“我不允许你说蔷薇是不三不四的女人,她不过是命运弄人,才会沦落风尘,但她卖艺不卖。

柳婷听到柳勇这般没皮没脸的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方才刚刚好一点儿的心情,顿时又变坏了。红院找的那些身份低。红院,连一声招呼都没跟他打,这委实让柳勇心里不舒服了很久。

柳勇别过了头,不想再搭理这个疯女人,他如今还是个病人呢,可没理由在这里看这个女人发疯,还要受她的窝囊气。

里屋的柳勇没有听见动静,以为桃儿害羞了,复而又开口唤道:“桃儿,你倒是说说话呀,为何不理你柳勇哥哥?难道,你还在害羞吗?柳勇哥哥告诉你,不用害羞,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你好好伺候我,柳勇哥哥还能亏待了你不成?”

柳勇说的话,愈发的不入耳了。

“呵,还卖艺不卖。

“柳勇你这个臭小子,你居然敢把你亲姐姐跟外面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相比,就她那低磷肥

  

    标签:

    上一篇 :下一篇 :